2018年10月17日

在她眼里,没有小角色

  还记得倚叠如山的辅导书,摸黑起床晨读模糊的身影,这些无不深深痕迹在我脑海里,永久成为我的回想里的一部分。

  

  在她眼里,没有小角色

  情缘深似海,怎比我念君泪千行。

  总算,我失去了耐性,或许她还在这个城市,或许去了那个归于英联邦的轻视土著人办了奥运会的国家,或许一切都是假的,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懊悔,正像她说的,这个夏天很美丽。

  后来,母亲告诉我,高三那年,她找过校领导,去过市教育局,求他们给我减免膏火,让我完成学业。

  我从前凭自己超卓的谈锋竞选上了学生会的副主席,但那一刻,我生平第一次站在世人面前哑口无言,我把头转到一边,然后听到一些人不怀好意地大笑起来。

  每年月圆之时,看着月色那样的美,那样的凄楚动听,不由想起命运的无情与玩弄。

  不知过了多少年月,多少时代。

  

  还用得着查验吗?岂不都成了真理。